前 言

 

老和山麓青松挺,求是書院學子俊。

浙大時有人才出,錢江后潮推前潮。

憶往年,甲寅壯月,虎躍峰崗,壯志凌云,一群虎虎生氣的小伙姑娘踏進浙大校院;

看今朝,丁酉季秋,雞鳴田園,碩果飄香,幾位飽經風霜的祖輩翁媼重返浙大母校。
時光流轉,歲月滄桑。容顏雖變,情懷依舊。
~~ ~~ ~~

朋友,你看到上面的兩張照片了嗎?整整間隔了42年。試問,人生能有幾個42年?
當初,青澀稚嫩,血氣方剛,正在燃燒激情的青春;
如今,華發染霜,老成持重,尚想涂抹絢麗的晚霞。
那年(1975年),我班在杭州電化廠實習期間,恰逢清明,全班30位同學加上帶領實習的班主任李寶芳老師和于在璋老師(前排右二、三),來到錢塘江畔、六和塔下祭掃和瞻仰蔡永祥烈士,在事跡陳列館旁邊他的塑像前留下那張寶貴的合影。
今天,在浙江大學建校120周年,化工學院成立90周年,我班畢業40周年的喜慶之年,我們懷著對母校的眷戀和感恩,懷著對老師的思念和敬重。帶著滿腔喜悅的心情,帶著久別重逢的渴望,重返母校,在浙大玉泉校區(我們求學校園)的毛主席雕像前草坪上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照片,這一刻的記憶將永遠定格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

竺可楨校長雕

毛澤東主席雕像


我們畢業離開母校巳經整整四十年。四十年的翹首企盼,四十年的夢回縈繞,化成了今天的歡慶喜悅,心潮澎湃!

四十年間,我們經歷了太多的雨雪風霜,把我們錘煉得更加堅強;飽嘗了太多的人生艱辛,把我們磨礪得更加成熟。

四十年間,我們有失敗,也有成功。有挫折,也有奮進。有失意,也有欣喜。有失去,也有收獲。
但是,我們始終牢記母校的校訓;“求是創新”。實事求是,嚴謹踏實,奮發進取,開拓創新。秉承“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的傳統精神,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砥礪前行。
我們這次雖然只到了18位同學,那是因為有些同學身在異國,難以趕來,有些抱病在家,無法成行,有些還身居公司企業要職,肩負重任,又值黨的十九大召開之際,不能離崗脫身,但是,他們都紛紛囑托我們一定要轉達對母校和老師的感恩和思念之情。

河南同學與班主任李老師

浙江同學

湖南同學


你看,他們是湖南的同學。他們有些從北京趕來,有些從南京過來,當然也還有從湖南老家而來。同學們戲謔在北京為“中央”,稱在異國的為“聯合國”。

再瞧,他們是河南的同學。他們從洛陽、新鄉、駐馬店、鄭州、許昌等地過來。他們除了一位同學巳仙逝外,悉數全來,可見河南同學的凝聚力、號召力以及對母校、老師和同學的思念之情!而且,還給我們的化工學院帶來了節慶的厚重禮物。

浙江的同學自不必說,當盡地主之誼嘛,那可辛苦了幾位家在杭州的同學,特別是留校任教的同學,更是聯系院校,安排議程,聘請老師,接待同學,忙里忙外,百般辛勞。

雖然,我們來得有點晚了,人員也到得少了,但是,不管怎樣,我們還是來了。
流水不為石所阻,友情不因遠而疏。
母校情結割不斷,老師恩情永難忘。

  浙江同學與班主任李老師

湖南同學與班主任李老師

  部分老師和同學們合影,前排坐者和中排右4、6兩位為老師


今天,我們有太多的心里話想跟母校講,想對老師說,也想要和闊別多年的同窗敘聊。

曾記否,那時,我們的老師是那么的親切,那么的關愛。無論是德高望重的潘祖仁老師、資深學富的陳時琪老師,還是剛剛畢業不久年輕的班主任李寶芳、年壯學盛的許佩新、于在璋等老師,以及工農調干生出身的吳蕓英老師,還有專管我專業教學的雷老師,授課的譚、王、潘……等等老師。他們都沒有看不起我們這批基礎知識參差不齊、相對薄弱的“工農兵學員”,更沒有卑視。他們都把我們當作自己心愛的學生,因材施教,依次漸進,循循誘導,誨人不倦。

我國高分子化學專業領域的權威潘祖仁老師,親自為我班講授高分子化學的專業課,親自領隊帶我班赴天津大沽化工廠實習。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知識淵博,學者風范。據說評選院士時兩輪通過,只因年令因素而未評定。不管什么原因,潘老師,你就是我們學生心目中的院士,永遠的真正的名副其實的院士!
我們普通化學的陳時琪老師,巳年近六旬,家住杭州文二街附近,離浙大有段距離,那時交通尚不便利,騎著自行車來我班上課。講課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循循誘導,誨人不倦,足見其學識之不凡。上午課上完,下午課后還常來我們宿舍輔導,解疑答難,不辭辛勞,不厭其煩,耐心講解,精心教學,尤其是對我們那些來自農村基礎較差的學生,更是關愛有加,拳拳之心,由此可見。陳老師謙遜隨和,為人低調,愛生如子,不計回報。學生現在憶起,淚灑紙上。

  當年來浙江大學報到時的杭州城站接待處

  前排右二的當年吳蕓英老師是多么的年輕漂亮


我們的班主任李寶芳老師,剛畢業沒幾年,只比班中年令大的學生長2歲。對學生學業上關心、生活上關愛。當時,幼兒尚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還每天或下午或晚上來我們學生宿舍輔導,帶我們下工廠實習,那可要克服多少的家庭困難,付出多少的精力和辛勞,真是感人至深。

許佩新老師上我班的物化課,針對我們這些基礎知識薄弱的學生,認真備課,幾易教?,因材施教,依次循進,思維清晰,邏輯嚴密。盡心盡力盡責,把抽象的物化課講得通俗形象,學生聽得懂、記得牢、會運用。許老師不僅課上得好,而且,一手板書整齊、飄逸、靈動、瀟灑,猶如硬筆(粉筆)的書法藝術作品,同學們交口贊譽,至今不忘。再加上她的容顏清秀、氣質優雅、舉止得體、行為端莊。真正的秀外慧中的知性女士,是當時我班無論男女同學心中的一位活脫脫的“女神”!
吳蕓英老師來自工農,有樸素的工農情感,把學生當做弟妹和孩子,對學生生活上暄寒問暖,關懷備至。哪位同學有事情有困難或家里來了親友,都當作自己的事情,盡力幫助解決,甚至將學生的親友帶到家里去食宿。這是一種何等偉大的愛!
還有那位上我班物理課的男老師,他的姓名、臉容,我現在巳經記不太清了,但是他家住在杭州留下、閑林埠一帶,為趕來給我班上課,有時候家中小孩無人照看,竟用寬布條把孩子捆在床上的動人細節,即至今記得,乃至終身難忘。
還有于在璋老師、王老師、韓老師、譚老師、小潘老師……等等等等。若要細敘,幾天幾夜都難以窮盡,限于篇限,多贅述。你們都是好老師,你們絲毫沒有看起我們這些工農兵學員,你們都是全身心的教育培養我們,都是非??删纯蓯劭捎H的人!我們學生銘記在心,感恩在懷,永世不會忘記!

師恩重如山,師情永不忘!

那時學習的計算工具

  老師,對不起的是我們,來的太晚了。以至于有些尊敬的恩師,即使想去拜訪也見不到了。盡管本省的學生偶上省城,也大多忙于公務,匆匆的來,匆匆的走,未能抽時間來看望你們。更何況外埠的同學,就更沒有機會了。

這次相見,雖然有許多老師由于種種原因仍未謀面,可是,我們始終把你們記在心里。相聚的老師雖大多容顏有些蒼老,步履蹣跚,但在我們學生的心目中,你們仍然精神矍鑠、風彩依舊,是一朶朶永不凋謝的鮮花!

時光可以帶著我們的青春年華,卻永遠帶不走深厚的老師恩情,亦磨滅不掉同窗的珍貴情誼。
我們感恩老師(包括中小學老師),沒有你們的燭淚成灰、護苗育花、嘔心瀝血、無私奉獻,就沒有我們的成長,也沒有我們的今天!
最后,我把一位恩師對我班同學返校的深情感念作為此文的結尾:
“我雖然參加過一次次的學生聚會,也曾經接待過一個個來自國內外的學生來訪,盡管你們巳經姍姍來遲,但遲開的玫瑰依然濃烈芬芳!看著同學們一張張憨厚樸實的臉,感受著同學們樸實無華的情感,內心直白的贊美,讓我感到格外的真誠!
巳經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學生,忘初心,重返母校,看望40年前的老師,師生的情誼彌足珍貴!
謝謝張克立武鳳英伉儷的珍貴禮物!謝謝閆秀玲畫家意欲作畫贈送的一片心意!謝謝同學們真情厚誼!衷心祝福高化工74級全體同學身體健康!家庭幸福!永遠吉祥!”

  以下圖片是浙大的五十年代蘇式教學大樓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