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泡湖,其實并不罕見。水底的水草或者沼氣,抑或魚兒吐出來的泡泡,在超低溫下速凍于厚厚的冰層中,即形成一串串形態各異的白色泡泡。然而,大部分湖的冰面往往覆蓋著白雪,因此冰泡能完美展現的冰泡湖卻難得一見。

加拿大落基山下的阿伯拉罕湖,或許是世界上最美的冰泡湖了。

阿伯拉罕湖地處落基山的一個峽谷,冬季時??耧L大作,將湖面干燥的雪吹跑。2018年1月30日,我們一行四位攝友在日出之前來到湖面,首次體驗了奇特的冰泡湖行攝。即便背負著沉重的攝影包,鞋上套著冰爪,帶著三腳架,狂風中卻還是幾乎站立不住。蹲下來,流雪迅速聚攏過來,在身邊形成了一個雪的小島,在飛速滑過的流雪中,猶如身處激流。攝影領隊Jerry說,有一次他帶來的攝友整個相機背包在狂風中猶如一片落葉般在冰面被刮跑,Jerry奮力在冰面狂奔一公里才追上那個背包。

風光攝影講究前景、中景、遠景的完美搭配。阿伯拉罕的冰泡大大小小,形狀奇特,為了突出冰泡的前景,我們特意盡量降低機位到十幾厘米的極限,為此需要特殊的三腳架,鏡頭用到11或者16毫米的超廣角,整個人趴在冰面上對焦,在冰冷的狂風中艱難拍攝。阿伯拉罕湖對岸的雪山很近,這才得以在超廣角下顯示出足夠大的遠景。如果遇到燦爛飛奔的紅云,可以在慢門廣角下形成爆炸性的動感,加以冷暖對比得以形成很強的張力,堪稱完美的風光場景。

落基山的氣流給阿伯拉罕湖帶來多變的氣候。清晨明明是零下17度下狂風中的冰面,到了黃昏卻升溫到零上3度以上,冰面一層薄水,我們無法再趴在冰面靠近拍攝了。仔細看湖面,有些靠近表面的冰泡隨著冰的融化而破滅、逃逸了,留下一個個填著白雪的凹坑。透過藍冰,有時還能看到冰下水中的泡泡慢慢游動。間或兩個泡泡見面了,便相擁為一體。于是乎,就有了大小形態各異的冰泡。有時是一大串小泡泡如爆炸狀掙脫向湖面,有時是形態相似的冰泡一層一層的疊羅漢跑向湖面。期間間雜著湖冰凍結膨脹造成的冰裂,或者凍結在冰層中的"雪霧",各種抽象圖案美妙得無法言表。到了晚上,一陣小雪飄落,粘結在湖面的冰水中,湖面變成了毛玻璃,冰泡魅影模糊了。



落基山下的冰泡湖,隨著湖水深淺的變化,湖冰從深藍到了岸邊的Tiffany藍。

隨著天氣的迅速變化,最底層的水、中間的厚冰、表面的水與雪,水、冰、雪相互交融著,冰泡也一直變幻莫測,你無法捕捉到完全一樣的魅影,卻被那魅影攝了魂魄。

第一天的冰泡,以為是初遇讓我們練手、適應場景。不曾想,之后的兩天無風的雪中,我們再無機緣見到適合拍攝的冰泡。落基山的冰泡湖,今生能否再見?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