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是一種言語,隨身帶著一種袖珍戲劇。貼身的環境——那就是衣服,我們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束身旗袍,流蘇披肩,陰暗的花紋里透著陰霾”。


張愛玲這一生,摯愛旗袍。她把旗袍穿在身上,也寫在自己的筆下。

《沉香屑第一爐香》


葛薇龍出場時,還是一個稚嫩的女學生 ?!八┲嫌⒅袑W的別致的制服,翠藍竹布衫,長齊膝蓋,下面是窄窄的褲腳管,還是滿清末年的款式;把女學生打扮得像賽金花模樣,那也是香港當局取悅于歐美游客的種種設施之一”。

《半生緣》


曼楨穿“一件淺粉色的旗袍,袖口壓著極窄的一道黑白辮子花邊”,溫和、樂觀而沉毅。


曼璐“穿著一件蘋果綠軟長旗袍,倒有八成新,只有腰際有一個黑隱隱的手印,那是跳舞的時候人家手汗印上去的”。

《封鎖》電車上,人如其衣、平淡如水的吳翠遠:“穿著一件白洋紗旗袍,滾一道窄窄的藍邊—深藍與白,很有點質樸的風味”,但終究是勉強,是整個的上海打了個盹,做了個不近情理的夢。

《紅玫瑰與白玫瑰》


“她穿著一件曳地的長袍,是最鮮辣的潮濕的綠色,沾著什么就染綠了。她略略移動了一步,仿佛她剛才所占有的空氣便留著個綠跡子。衣服似乎做得太小了,兩邊迸開一寸半的裂縫,用綠緞帶十字交叉一路絡了起來,露出里面深粉色的襯裙,那過分刺眼的色調是使人看久了要患色盲癥的,也只有她能若無其事地穿著這樣的衣服”。


活成紅玫瑰,還是別人眼中的一抹蚊子血。


《色戒》


王佳芝穿的是電藍水漬紋緞齊膝旗袍。色誘不過是絕望路上的又一處傷口。

《傾城之戀》


白流蘇穿的是月白蟬翼紗旗袍。她不相信命運的安排,卻又把自己交給命運——當一個「賭徒」。

張愛玲愛美,而且有著非常高的審美品位。這種品味,來源于母親的影響、孩童時期的執念、家庭環境的束縛。

張愛玲的父親脾氣暴躁,終日流連煙榻、酒館,而母親卻思想前衛、才華橫溢。充滿沖突的家庭環境,養成了張愛玲特殊的個性;后來張愛玲的母親離開他們,獨自去留洋進修。而張愛玲的繼母,從踏進家門的第一天起,就將自己的舊衣,扔給當時在貴族女校讀書的張愛玲穿

永遠也穿不完的舊旗袍,讓張愛玲在一眾打扮得像花一樣的貴族小姐中,顯得暗淡無光。穿剩的舊衣、磨破的邊角,成了張愛玲青春期的噩夢。這讓成年后的張愛玲對鮮亮的顏色,有一種瘋狂的執念。

她成名之后,瘋狂的購買各種旗袍,她甚至還自己設計旗袍。在香港讀書時,她就幾乎將所有錢砸在衣服上。

一次,張愛玲要求裁縫師為她做一條大紅旗袍,裁縫師認為她身材瘦長、皮膚白皙,不宜穿大紅色。但張愛玲堅持說:“我小時候沒穿過好衣裳,所以想要穿得鮮艷奪目些?!?/h1>


張愛玲不但愛穿,而且敢穿,在那個年代幾乎可以說是“驚世駭俗”了。


她曾說:“要想人家在那么多人里只注意你一個,就得去找你祖母的衣服來穿?!甭犝邍樢惶骸按┳婺傅囊路皇谴垡铝藛??”,張愛玲卻回答:“那有什么關系,別致就行!”

她在香港淘到一塊廣東土布。刺目的玫瑰紅上印著粉紅花朵,嫩綠的葉子印在深藍底上,這種布料被用于鄉下嬰兒“辟邪”。但她卻把它設計成時裝,穿上身“四處招搖”。

她還曾穿著用自己姑姑家的舊被面做的衣裳,和當年唱《夜來香》的當紅歌手李香蘭合影,搶盡風頭。

張愛玲還曾在拍照的時候,為了追求上鏡效果,在旗袍外穿浴衣。這個行為在當時,是非常出格的舉動,但張愛玲卻做得十分自然。

五十年代初,上海召開第一屆文藝代表大會。當時張愛玲穿著旗袍,外面罩網眼白絨線衫出席。在一水兒的藍灰中山裝中,顯得格格不入,但她依舊美得氣定情閑。


后來張愛玲定居美國,旗袍成了她最主要的服飾。一直到她1995年,在美國家中去世時,她也依舊是一身赭紅色的旗袍。


這樣一個性格鮮明,極具個性的奇女子,總是在用旗袍講述著筆下的人物。也在講述著自己的鮮明、極具個性的一生。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