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土厚重 軼聞古風


歷史的冗重、沉浮,涼了多少秋風……,在亙古瀚史斷壁的荒原,追尋白秋大地滄茫,唯一 ,只能夢找“泥河”……


白秋厚重的這方熱土——

典籍記載:上古的卷軸履屬 宛郡、泌縣(唐河)。堯舜禹時歸“禹貢豫州”,春秋為楚國疆域,戰國屬韓國、秦屬南陽郡、漢屬縣 湖陽(今唐河湖陽)、后改歸棘陽(新野粟河一帶)。三國屬魏、新野,晉屬南陽國沁陽,南北朝<宋>(公元420——479)屬廣平、河南僑郡,(齊、梁、陳)均無考。北魏(386——534)歸襄州 陳陽,西魏屬準州 比陽。隋開皇五年(隋文帝)屬顯州,大業三年(公元607隋武帝)屬淅陽郡 湖陽。


唐武德(唐高祖)五年(公元622)為唐州轄,州治棗陽。乾元(唐肅宗)元年(公元758)為唐州轄,州治比陽。天佑(唐昭宗 后唐哀宗襲用)三年歸泌州,州治為(今)唐河。


五代 后梁(907——923)歸泌州,后唐(923——936)歸唐州,后晉(936——947)歸泌州,后漢(947——950)歸唐州,后周(951——960)歸唐州泌陽縣。


宋 歸京西南路都護府唐州(州治泌縣)轄。紹興(高宗十二年公元114年)隨唐州割給金,20年后復宋。金(世宗)大定四年 宋隆興二年歸裕州湖陽縣。元至元世祖八年(公元1271)改屬南陽府。明洪武初屬唐州,洪武十二年(公元1369——1379)分屬唐縣(唐河)管轄。清入關仍屬唐縣。


中華民國二年(公元1913)歸泌陽縣。民國十二年(1923)歸河南省第六行政區(南陽綏署)唐河縣管轄。

商周時期黃帝任姓兒子位于洛水支流謝水(澗河)岸畔(今南陽金華鄉東謝營村)建諸候國——古謝國,疏浚上水支流(泥河)入注謝水,自東北方下行彎彎十八里水道至臥鳳坡成潭,(即古白秋鎮北門處),廣植被柳堤,建砦驛馬,聚住人丁,耕種田畝,養糧屯兵。


據《世本》等記載推測

古謝國立國較早,地域廣闊平坦,但國體較弱,謝國國君在白秋驛市鞍馬,發展繁衍村莊星羅棋布拱衛都城。夏商兩朝,及周初不見史書記載,至西周后期,周宣王徙封其舅以加強對中原統治,古謝國才首次在《詩經》里出現,后申伯于謝,派其宗親駐屯,得使泥河風柳十里長堤,廣聚兵、佃、商、農,以其柳樹潭岸南一偉峨的老柏楸樹為名,白秋 于此建鎮扼踞宛南唐西。

泥河環道的白秋古鎮驛,曾為古代京都 長安、洛陽通往江漢平原的隘道要沖,物阜民豐,歷來為兵道要塞。周赧王十四年(前301年),齊、韓、魏聯軍曾與此一帶大敗楚軍,秦二世二年,(前208年)劉邦經此官道率兵攻湖陽,據南陽、入武關、進軍咸陽,兵馬揚煙四起,戰陣鼓角連營。

西漢末年,“莽政新朝”,劉秀率部東進南下,招兵拜相,夜宿泥河岸北“臥鳳坡”,拒兵王邑,修八步兩座石板橋橫跨泥河柳樹潭,連古鎮長街十八步望天云梯,后有史碑為證,御封“漢王橋”。

自東漢立碑勒文:

漢 光 武 帝 養晦 處

白秋沐皇恩,廣建廟宇,古鎮盤龍雄風:

拴馬樁 喂馬槽 八步兩座漢王橋

漢柏 血石 一面井,十八步穿云望天梯

沉重的 泥河,載承白秋熱土厚重原鄉。民國十三年,白秋歷屬唐河縣轄,1947——1948年,分設唐北、唐西、唐東三縣,白秋曾為唐西政權所在地,白秋學校是新中國建國前的名校,原名 唐西中學,是中華民國唐西唯一的初級中學,唐河師範(唐河師範速成班)前身。1970——1974,開設張店高級中學,校園內的“工”字房,為唐河縣人民政府重點文物保護建筑。校園內曾古柏蒼勁,勒石碑林。

白秋村是一個譽滿宛南唐西的千年古鄉,現為唐河縣張店鎮的一個行政村。風景秀美,物產豐富,人杰地靈?,F有人口3217,其中男1617、女1608(第四次人口普查官方數字)。


主要農作物 小麥 玉米 花生 大豆 芝麻 紅薯,畜牧業 黃牛 生豬 綿山羊。


農副品牌產品 六月蜜桃 圓卷包菜 白秋肘子 武營豆腐 五香牛腱 枸杞 魚木草……

   風月千古言事 朦朧泥河僑鄉


爻撰經典 查找瀚史,關于白秋古鄉、風柳泥河,從無有記敘宵甯,可閱數千章古謝國文典,就白秋古鄉古風,屬謝都帝鄉衛星村有據。


查 古謝國百度百科詞條

有記“相傳夏禹王也曾于此設部治水,疏通澗河(古稱謝水) 十里河(泥河)造福萬民。后人在澗河上支流平沖處建廟紀念”。而泥河環畔的白秋古鄉,才得廟壇高座,膜拜求善不絕。


古謝國歷經夏商周三個朝代,在諸候國尚屬弱小,周宣王派伯虎滅掉謝國,于舊址建謝邑,作為南申國的新都,后公元前688年,楚王發動兵馬滅了南申國,而古謝國、南申國的一些后人溯水十里河(泥河)白秋沿線定居,其中不乏遺老遺少,為卻記古謝國國戚存在及榮耀,“臥鳳坡”、“大帝王營”、“小帝王營”……,此些地名由此被《地名志》記存,還有“周小莊”、“劉小廟”、“閻崗”、這些古謝國、申國舊臣的后裔舉遷繁衍,后成為唐西白秋古鎮的衛星村。

風聞儀事千年,發掘白秋瀚史,相傳:


古謝國位于現河南省金華鄉。金華乃歷史古鎮,源遠流長。這里原系隋煬帝長女南陽公主食邑。公主“美鳳儀、有志節……以謹肅聞”(《隋書、南陽公主傳》),當地居民以其潔身自好,不與其父同流,褒其為“金花(華)公主”立祠紀念……,金華公主相傳曾船弋謝水(澗河),綾絹纖綢泥河(過境白秋)于泥河之陽拮籽柏予種,后人因此譽紀為“公主臥鳳”。白秋名勝“臥鳳坡(唐西中學舊址)”由此而來。而此祥地曾遍植的“血柏”,相傳為申伯后人不忘亡國之恥而“血誓”銘記種植。


歷史的豐釆弗矣博虹,白秋古鄉“臥鳳坡”、“血柏風橋”,及積沉厚發的“漢王橋”、“柳樹潭”、“一面井”、“穿云梯”、及劉秀“拴馬樁”、“喂馬槽”成為泥河風釆,夜曉寒風勁、飄落到人間——白秋名勝越年年!

前人垂后,后人識古

歷史是一部人類進步史,處泥河之陰的白秋古鄉,繁衍生息的上先及祖祖輩輩,于星辰煙雨中行過路云與月,耕種忝田稻糧,廣博國品家風,高臺教化一方,躬壟畝、抒機杼、通商埠、建廟堂,歷史斷代了多少荒蕪,寒野塚廬星數著枯樹……


三國劉備隆中三顧茅廬,起兵逐鹿,泥河揮淚別徐庶,馬走高崗望坡(白秋西南三華里老荒坡),誰能知,此地有無英雄會,墳頭湮滅望鄉人……


前人浪沙淘盡,后人英雄淚,喚醒了沉睡的土地,讓河流改變了模樣!

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瀚史北空,風拂了多少昨夜星辰。


昨夜星辰昨夜風,處泥河之陰的古鄉白秋,多少東風凋碧樹,多少宏閣淚漣衾……


撰文寫下白秋,懷念泥河,追憶先人的創業建造精神、緬懷祖輩亙古堅守,為豐盈泥河白秋后來者豎下標桿奮斗之豐碑,需要一代又一代執著,堅守。


在歷史斷代的壑溝尋覓泥河 白秋,文獻的缺失、載記文譜無存,只能把思維引向沉迷的暗夜,說不了的泥河,弄不明的白秋原鄉……


白秋這方家園熱土,源頭的洪荒,嘗試用周邊地域歷史記載,歷史事件、留史人物、遷徙移民、星標建筑、星羅棋布的衛星村莊,耕耘家園的諸子百家,去撥霧塵封,就可以發現,白秋盤古已文明中華五千年,泥河遂亦俗,潭深千年龜,白秋乾坤小,壺中日月長!


《百科百度、興衰史》記:

夏禹王曾設部治水,疏通澗河(古稱謝水);十里河(泥河流經白秋注入澗河段)。

宋朝鄧名世在《古今姓氏書辯證》中說:

古謝國源于黃帝之后,任姓之別為十族……,蓋謝已失國,子孫散亡流離謝水沿線……


我們可以大膽推論:處古謝國舊址上水僅7華里泥河之陰的白秋,不可能不是古謝亡國子孫流離失所居住的家園。


在瀚史遙瞻泥河發祥白秋星空,西漢立國、東漢中興:

(前208年)劉邦起兵經桐鋪驛西南騾馬官道(《地名志》桐鋪驛西南十八.柏楸)攻湖陽、據南陽、入武關,進軍咸陽……

新莽踞朝,劉秀于泥河之陽臥鳳坡飲馬養晦夜宿,后經此東進拜相招兵,御封皇碑,留下“八步兩座漢王橋”之說……


徐庶走馬薦諸葛,劉備高坡(白秋西南三里老荒坡)望友……,“徐庶崗揮淚”(白秋東南十二里)無不牽被著白秋被塵封的暗夜……


此歷史人與事漂零泥河霧,戰陣廝殺、臥馬踏石、沾血英雄淚,割須橫刀月……



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統治者處于國本永固、于貧瘠及人口資源均衡的考慮,官遷移民之舉納入國策。

“唐西沃野,蘊土德之瑞,白秋古鎮、惠上水之風,明萬歷三年,武氏芳輝,國邦、國政、國太、國儒四兄弟,別三晉洪洞之舊,辭高堂祖廬庇蔭。攜家口,涉黃河,依泥河之陽做宅,依長街耕讀謀生……”(南陽蓮花溫泉 學者武明真《唐西武氏調查》——撰寫此文的筆者經過對有關古碑勒石究考、查閱陸富太著 、《洪洞移民遷南陽》文認定:現白秋古鎮東二華里的潘莊 潘姓及 武姓均為那個批次遷入泥河之水——白秋。)


加之商埠佃耕的個人行為動遷,泥河之陰白秋十里長街,于各朝各代人口日增趨驁,長漲長消,位居白秋東、南大街個人行為動遷“李”、“祁”姓大戶,現已于唐西自成一支系,繁衍生息十代之多……

有碑序:

泥河之濱的白秋商埠古鄉——武、張、韓、邢、王、潘、劉……氏族等等,多者族眾自成一莊一村,繁衍三十、五十代代,曾有宗祠供奉,祖譜芳輝……


謹以近代說 武、邢 氏族所排“輩”字諱譜,論一說萬——

白秋西武營村亦有:

炳 庭 光 明 祟 正 華 成 (八輩字牌)

白秋邢莊村亦有有:

鳳 景 顯 善……(字牌)


由此可見 泥河之鄉 白秋古鎮歷史亙古悠長。

白秋古鎮,鎮名相傳來自泥河之陰的一棵孕育天地精華、偉岸虬枝的柏楸樹……


泥河水系匯天上之水、地泉滲漏,流域二十八里彎彎灌溉沿線麥菽稻黃,這條母親河讓人在他鄉的游子,無數代、無數年、無數人魂牽夢繞,牽掛夢中,這片熱土如是豐盈、如是厚重,不論是家鄉、還是故鄉,每年回來省親、追宗的人總帶著追思、帶著追憶,懷著虔誠,佇立“漢王兩橋”以肅穆壯重表達鄉情,忘不了呵、忘不了!


——情深泥河我的家。


泥河岸畔 “柏楸”花開,枝繁葉茂,這里居住祖祖輩輩的父老鄉親,趙錢孫李,周吳鄭王……,依十里長街、泥河長堤,商農績麻、躬耕壟畝,習孔孟、教幼媳,漢子撐日月、姑嫂浣溪沙,“柳樹潭”觀月,“漢王撟”懷古——多少年多少代……

國人總談“秦時明月 漢時關,唐詩 宋詞 長城長……”,這種懷古懷殤的離騷情懷與日月同輝,白秋鄉情鄉戀的記憶——


東風吹拂“臥鳳坡”南陽公主拮籽植柏美鳳儀;

光武 帝光養晦泥河“漢王兩橋”辰星;

“柳樹潭”水清潭深映月;

“一面井”泉水叮咚月兒彎彎;

"長街十里″馬烈槍長……

研《四書》讀《五經》學究們研讀《上林賦》,富绔子弟握扇茶樓賞明月清風……


歷史風塵勾曉殘月,東門祖師廟,南門 稻祚壇,西門財神廟,北門 娘娘殿,佛光普陀,在水一方……





隨著歷史推移,朝代變更,多少人和事云煙散去,跨越泥河之上的“漢王兩橋”淋淋灑灑世紀風雨……,曾經泥河 蘆蒲夕照晚霞

前人無追憶,后人不思鄉,“故鄉尚在明月中”,從白秋走出的白秋人,萬念一差,在燈紅酒綠中錦衣玉食,西裝入褲……,錯把它鄉為故鄉,村頭的老柏楸樹已經枯根,泥河的風柳朽為枯枝斷莖,白秋人曾有自豪與豪壯的“漢王兩橋”空留幾條青石,唐西中學中西合壁的民國建筑已被墻圈,泥河灘塗已開始濫荒……,泥河已無魚,再不見浣沙的村姑……

白秋古說,泥河聆聽,唯斯文,空氣里,彌漫“朝華夕拾”的味道,似聞前朝遺老遺少愚風,嘩寵喧囂,于歷史流漣拾遺歲月,寫下泥河“水漏”,白秋“點滴”,點綴白秋商埠僑鄉嘆文觀止,難為大雅之堂,勸君再品“白秋水”,回望“泥河數風流,感恩這方熱土厚重,閱歷泥河水長,于今于昔,優雅兜轉“六月的云”,尤似千古唱晚撫琴……


于泥河戲說白秋亙古,十里長街“十字”相向,修寨筑墻養兵安民,朝代更迭,在泛黃的枯葉中一枝獨秀,北門泥河為天然屏障,“漢王兩橋”扼口要塞,西門行古謝國舊址過宛郡遙瞻長安,東門走官道達泌州(今唐河)肩挑信(陽)、棗(陽)倆城,南門為古京都洛陽、許昌直通江漢平原的騾馬古道……


清朝在白秋設“厘金局”,民國政府置“鄉公所”,1940年建成唐西中學,1947年為唐西縣政權所在地,1950年設白秋區部,1951年開唐河師範速成班、1962年為白秋公社行政中心,1970年辦張店高中……,鴨灌局、白秋糧庫、白秋花廠、白秋供銷社、白秋獸醫站,白秋農村信用社、白秋郵電局、白秋衛生院、白秋工商所、白秋稅務所……林林總總,常往人口何以萬千……,流動人口數萬,昔年白秋、芬芳流溢……



昔年常蹉跎,隋“南陽公主”臥鳳坡拮籽植柏、漢光武帝夜宿泥河養晦。民國南陽綏署四區區長曲令鐸于泥河之陽“臥鳳坡”建唐西中學。民國政府第二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擔綱唐西中學名譽校長,留墨勒石“要認真讀書”。國務院津貼學士徐旭生蒞臨講學“勤與儉”,國畫大師呂佛庭唐西中學致教校園,曾潑墨《泥河柳潭月》……這些人物豐碑,唱響了白秋,光艷了泥河!

白秋本籍人物曾有的恢弘,亦曾為泥河之秀濃裝添彩,曾使白秋人長唏噓、弗以致敬!


小刀會、義和團李健痛殺洋毛子血濺北京城頭……

民國空軍將校鄭松亭駕機藍天絞殺日寇……

民國唐河保安大隊長張東閣、白秋鄉長潘定一義助曲公建校唐西……

白秋聯保主任邢景才除暴安民、聯防隊長武庭軫拒匪虎膽……


李老九辦武堂、張東勤置錢莊,王燕云、祁長明開粥棚施糧資貧;

韓善芝開私塾講學 習《四書》.《五經》,科舉秀才韓明倫幫辦鄉俚訟訴明冤;邢有文懸壺濟世治病救人

穆振桐黃浦軍官學校戎裝

柳仕中軍統 (開封站)坐探白秋

武庭讓南菜園開課白秋學堂,李炳德下襄陽走漢口置綢緞市貿布疋;

鄭維明三弦彈奏白秋日月,劉朝瀚茶館“鼓板”泥河早春;

李煥標“八尺”白臘桿紅纓長槍,“武氏”九節鞭、二馬刀、十八錘習武強身……

牛淑深、王唐芩譜曲? 《唐西中學附小校歌》


潘海清為民族凜然就義,王付斌求解放慷慨赴死……


樁樁白秋事、歷歷泥訶人,這歷史的鮮活與史鐫刻永存!



早年由泥河學儒韓善芝口述:其觀《韓苑祖訓實錄》其一四祖宋朝年間,曾投河南湯陰府刑訟師爺,后募宋抗金名將韓世忠帳下為謀僚文案。白秋亙古,白秋人先祖們無一例做匪為盜,富庶之士儒雅臨風,貧窮人家男耕女織……


就早年白秋古鎮的風味小吃,馳名中原大地、饞醉江漢平原……


西武營村的“老刀豆腐”、袁振邦的“黏米棗糕”、袁金亭的“糊辣湯”、杜振葉的“白蒸饃”、景大光的“唐西涼粉”,李煥臣的“辣碗子雜碎湯”,東五里劉桃元村“劉大年媽”的“油卷芝麻烙饃”無一不被當世人津津樂道,飄香泥河!

從地理位置看白秋,處南陽盆地聯江漢平原;西有謝水(澗河),泥河與十里河(泥河至白秋柳樹潭下行入注澗河段)與此交匯,臥鳳坡與漢王橋相映古跡名勝,唐蒼公路穿十里長街,河南油區毗鄰、鴨河口白桐灌二干區鑲嵌白秋大地環繞一條碧水玉帶,油田公路貫通滬陜高速,寧西鐵路設站集裝……

從精神堅守看白秋:

于泥河之上,在保護西漢時期所建“漢王兩橋”古跡名勝的同時,經白秋原支部書記武明旭、村文書武明真等一班人的努力自籌,已建起鋼筋混凝土現代化白秋大橋。


原唐西中學(白秋學校)現任校長趙中峰、村支書武兵、主任武華國不懈努力,爭得立項重建現代校園,風景秀美的教學群在泥河臥鳳坡拔地而起。


白秋南武營村農民企業家尹中元辦起白秋千畝優質農糧生產基地。


民辦教育有楊營村候金貞、南大街武明濤聯袂白秋校教書育人!


原白秋村主任尹從伍于油區與白秋接壤處辦起大型生豬飼養廠……


這偉大的變化與起步,證明白秋人不畏落寞、宣誓著泥河情操意志的堅守!

我愛家鄉泥河,柳垂十里長堤、千年古風印柳潭,裊裊炊煙,朦朧月色……


但愿家鄉春常在,沿著泥河腳印走……,世上有朵美麗的花,那是美夢故鄉!

鄉行十里,瞻白秋風采千古、觀泥河水潺潺,感受遺風余韻。


水是家鄉甜、月是故鄉明,家鄉花開花落,綻放著別樣的鄉情……


白秋——你在夢里、泥河水悠悠!



寫在后邊的話


泥河——自現桐寨鋪鄉樊洼村(公元2019年行政村區劃)成流。上流蜿蜒十八里彎彎,下行有代河、代黃河注入,流經帝王營經東大溝水 沖緩河床,匯瀉至白秋臥鳳坡柳樹潭分峰十里河注入謝水(澗河),以西漢建筑(確切修建時期為王莽新朝《王莽.攆劉秀》)“漢王橋”分水。上水稱“綿羊河”,下行謂“十里河(流經白秋注入澗河段《夏禹王疏浚謝水.百科百度詞條》當地人稱“老北河”)”,全長二十八華里,史典概稱“泥河”。為白秋沿線萬畝良田母親河。


白秋,歷史源遠流長。曾拱衛古謝國都 秣馬厲兵、古代扼守京師長安、許.洛到江漢平原依水商埠重鎮,騾馬古道燦爛秦月漢星。時代居民為天南海北 ——屯軍、商儒、遷民,落寞小諸候國君臣后裔,五湖四海共建家園,無疑為歷史“僑鄉”。方圓十里星羅棋布的衛星村莊,源頭實為白秋古埠商宦富賈田園佃屬,代代繁衍、葉茂成輝。


白秋商埠古鎮,歷史的重抹濃彩,掠過云霞,芳草碧連天……


夏禹王疏浚謝水、十里河(泥河注澗河段)《古謝國.百科百度詞條》。


南陽公主弋水拮籽臥鳳坡植柏美鳳儀《隋書.南陽公主傳》。


劉秀泥河飲馬養晦 建八步兩座漢王橋拒“新莽”追兵(1982年.唐河文藝.《漢王橋的傳說》)。


劉備三騎高坡(老荒坡、白秋西南三華里)揮鞭淚別徐庶(《傳說.十二里伴騎淚別徐庶》)。


民國南陽綏署四區區長曲公義建唐西中學(南陽作家曲剛強著《曲令鐸傳》)。


……


史之彩虹民國唐西中學附小校歌曾一曲唱響:


“? 漢王橋、柳樹潭,古跡名勝越年年……”


白秋今人,筆者曾行步鄉道、追憶鄉情,查典干章,與友人明真君撫遠拓石,訪百年老人,追泥河.白秋芳蹤,此筆白秋典華一章……,歲月如刀、烽火荒蕪,于歷史殘垣斷壁中拾存,本寫泥河白秋遠古,應該是集之白秋古埠接近歷史沓實之大成,概閱五千年風柳泥河風塵,記寫白秋塵封,于今于昔暫是收官壹筆。

此文以止、為追憶這方泥河古鎮熱土厚重,緬懷白秋先人世世代代的創建精神與不屈的堅守,撰文以記,為記白秋的亙古藍本,此文落章,史話白秋泥河,后人再文,“史料基、址”為豐碑。


泥河之水,白秋經緯蓄力待發、華章續存,希望后來者筆筆寫年華,著作泥河春秋!


作者 :李付國 庚子(2020年 ) 開歲 上浣 穀旦 於家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