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葉小鸞


葉小鸞,字瓊章,明末才女,江蘇吳江(今屬蘇州)人。文學家葉紹袁和沈宜修的幼女。容貌姣好,工詩,善琴棋書畫。其詩集《返生香》有詩詞二百余首。她與大姐葉紈紈,二姐葉小紈均是當時著名才女,葉紈紈著有詩集《芳雪軒遺稿》,葉小紈也有戲劇作品《鴛鴦夢》傳世。


小鸞剛出生4個月,母親宜修缺乏奶水,又念及表妹張倩倩(小鸞舅母)的孩子早夭,便把小鸞送于倩倩撫養。倩倩也是飽讀詩書的才女,在她的悉心教導下,聰惠的小鸞4歲讀《離騷》,10歲應制作對。倩倩對宜修說,此女天賦異稟,聰穎靈慧,好好培養,將來必是班固、蔡文姬一樣的才女。小鸞10歲時,被送還葉家。父親升任工部主事,后因不滿魏忠賢專權,便辭歸故里,與妻女偕隱汾湖。后來張倩倩不幸染病而逝,小鸞感念舅母的撫育之恩,春日到舅母墳前痛哭,并作詩悼念。


小鸞深得父母和姐姐的寵愛,平日與姐姐吟詩作對,后又學得琴棋繪畫。她10歲時與母親在月下靜坐,宜修隨口吟道: “桂寒清露濕?!毙←[立刻應聲對道:“楓冷亂紅凋?!?/b> 宜修對女兒的敏捷才思感到驚奇,當她們夸其容貌時,小鸞卻很淡然。她性格沉靜,喜自由,厭繁華,悟禪理,視錢財如污物。整日吟詩作詞,彈琴繪畫,只有當父母喚她吃飯時才肯離去。


小鸞16歲,許配給張家。張家下彩禮當晚,小鸞忽然生病。張家生怕小鸞婚前繁忙吃不消,又將婚期提前5日,小鸞說:“哪里來得及?”因此病情加重,于婚期前5日死于母親懷中。小鸞死后70天,她的大姐紈紈因痛失小妹,傷心過度,也病死了,葉家陷入萬分悲痛之中。關于小鸞死因,近期有專家分析是恐婚癥導致,是因舅母倩倩和大姐紈紈的不幸婚姻給單純年幼的小鸞造成了心理陰影和恐懼,所以一旦自己的婚姻真正來臨,她脆弱的心靈經不住恐懼沖擊而致病,加上催婚所以才病重不治。


葉紹袁和沈宜修隨即整理小鸞詩詞舊稿,取名為《返生香》,里面收集了小鸞生前的詩詞散文二百余首。又將宜修母女四人的作品合編一冊,取名為《午夢堂詩集》。返生香本是生于海島上的一種大樹,傳說能招魂聚魄。葉沈夫婦終究無法擺脫傷女之痛,便請江湖術士金圣嘆為女兒扶乩(設壇算命),以求心靈安慰。金圣嘆不愧為文學家,設乩作法,說小鸞乃是月宮女侍書,現在重歸仙府了。金圣嘆用神仙與小鸞對詩評判,他扶乩評說小鸞也算最高雅的術士算命了。


后來,沈宜修因傷心過度而逝世,葉紹袁最后帶三個兒子出了家。二女兒葉小紈為悼念姐妹,寫下了戲劇《鴛鴦夢》,她是中國戲劇史上第一位有作品傳世的才女,其作品對元代戲劇的發展產生了很大影響。


葉小鸞生于江南名門,受過良好的文學熏陶。父親曾官至工部主事,母親沈宜修也是文學名媛,一家人偕隱汾湖,吟詩作詞,本是人生快事,卻不料人事無常,早早夭亡,真是可悲可嘆。小鸞的詩詞婉約,風格獨特,格調高雅,韻律生香,令人百讀不厭。她們姐妹三人的文學作品在明代首屈一指。


葉小鸞的命運在當時后世都是影響巨大的,她就是《紅樓夢》中林黛玉的原型,看到《紅樓夢》中的林黛玉,你也就知道葉小鸞的性情品格了。



葉家三姐妹部分詩詞


雨夜聞簫

明 · 葉小鸞 紗窗徙倚倍無聊,香燼熏爐懶更燒。 一縷簫聲何處弄,隔簾微雨濕芭蕉。

《菩薩蠻·秋景》 〔明〕葉小鸞 池塘碧浸芙蓉面,蓮房怨粉驚團扇。 何處一聲聲,隔溪歌采菱。

輕云流影急,秋入平蕪色。 寒雁幾曾還,一江煙水寒。 《浣溪沙·春草》 [明]葉小鸞 曲曲欄桿繞樹遮, 半庭花影帶簾斜。 又看暝色入窗紗。 樓外遠山橫寶髻, 天邊明月伴菱花。 空教芳草怨年華。 《浣溪沙·春閨》 〔明〕葉小鸞 曲榭鶯啼翠影重, 紅妝春惱淡芳容, 疏香滿院閉簾櫳。 流水畫橋愁落日, 飛花飄絮怨東風, 不禁憔悴一春中。 《虞美人·燈》 [明]葉小鸞 深深一點紅光小,薄薄微煙裊。 錦屏斜背漢宮中, 曾照阿嬌金屋淚痕濃。 朦朧穗落輕煙散,顧影渾無半。 香消午夜浸凝思, 恰似去年秋夜雨窗時。 浣溪沙·初夏 明 · 葉小鸞 香到酴醾送晚涼, 荇風輕約薄羅裳。 曲闌憑遍思偏長。 自是幽情慵卷幌, 不關春色惱人腸。 誤他雙燕未歸梁。 己巳春哭六舅母墓上 明 · 葉小鸞 十載恩難報,重泉哭不聞。 年年春草色,腸斷一孤墳。 詠畫屏美人 明 · 葉小鸞 庭雪初消月半鉤,輕漪月色共相流。 玉人斜倚寒無那,兩點春山日日愁。 仙壇奉呈泐師 明 · 葉小鸞 身非巫女慣行云,肯對三星蹴絳裙。 清吹聲中輕脫去,瑤天笙鶴兩行分。 將授戒再呈泐師 明 · 葉小鸞 弱水安能制毒龍,竿頭一轉拜師功。 從今別卻芙容主,承侍猊座沐下風。 送蕙綢姊 明 · 葉小鸞 絲絲楊柳拂煙輕,總為愁人送別情。 惟有流波似離恨,共將明月伴君行。 昭齊姊約歸阻風不至 明 · 葉小鸞 寒爐撥盡燼微紅,漠漠紅云黯碧空。 離別遂如千里月,歸期偏悵一帆風。 愁邊花發三春日,夢里年驚兩鬢中。 雨雪滿窗消未得,定應握手幾時同。 游仙詩 (瓊章亡后,仲韶夢青衣小鬟持寄) 明 · 葉小鸞 可是初逢萼綠華,瓊樓煙月幾仙家。 坐中聽徹涼州曲,笑指窗前夜合花。 春日曉妝(丁卯,十二歲) 明 · 葉小鸞 攬鏡曉風清,雙蛾豈畫成。 簪花初欲罷,柳外正鶯聲。 別蕙綢姊 明 · 葉小鸞 歲月驚從愁里過,夢魂不向別中分。 當時最是無情物,疏柳斜陽若送君。 別蕙綢姊 明 · 葉小鸞 枝頭余葉墮聲干,天外凄凄雁字寒。 感別卻憐雙鬢影,竹窗風雨一燈看。 送蕙綢姊 明 · 葉小鸞 綠酒盈尊未及銜,那堪津樹引征帆。 情知此別難留住,相對無言濕杏衫。 早春紅于折梅花至偶成 (紅于,侍兒名) 明 · 葉小鸞 遲遲簾影映清宵,日照池塘凍欲消。 公主梅花先傅額,美人楊柳未垂腰。 紗窗繡冷留余線,綺閣香濃繞畫綃。 試問侍兒芳草色,階前曾長翠云條? 詠畫屏美人 明 · 葉小鸞 紅深翠淺最芳年,閑倚晴空破綺煙。 何似美人腸斷處,海棠和雨晚風前。


《浣溪沙·贈婢》 [明]葉紈紈 欲比飛花態更輕, 低回紅頰背銀屏。 半嬌斜倚似含情。 嗔帶淡霞籠白雪, 語偷新燕怯黃鶯。 不勝力弱懶調箏。


浣溪沙 明 · 葉小紈

幾日輕寒懶上樓。 重簾低控小銀鉤。 東風深鎖一窗幽。 晝永香消春寂寂, 夢殘燭跋思悠悠。 近來長自只知愁。 【點絳唇·早春有感】 明 · 葉小紈

往事堪傷,舊游綠遍池塘上。 閑愁千丈,暗逐庭蕪長。 自古多情,偏惹多惆悵。添凄愴。 寒宵淡月,一片凄涼況。 臨江仙 經東園故居 明·葉小紈 舊日園林殘夢里,空庭閑步徘徊。 雨干新綠遍蒼苔。 落花驚鳥去,飛絮滾愁來。 探得春回春已暮,枝頭累累青梅。 年光一瞬最堪哀。 浮云隨逝水,殘照上荒臺。 【蝶戀花·秋懷】 明 · 葉小紈

盡日重簾垂不卷。 庭院蕭條,已是秋光半。 一片閑愁難自遣,空憐鏡里容華換。 寂寞香殘屏半掩。 脈脈無端,往事思量遍。 正是消魂腸欲斷,數聲新雁南樓晚。


【瑣窗寒·憶妹】 明 · 葉小紈

蕭瑟西風,啼螀滿院,轆轤聲歇。 流螢暗照,歸思頓添凄切。

更那堪、近來音稀, 盈盈一水如迢迭。 想當初相聚。

而今難再,愁腸空結。

從別。數更節。 念契闊情悰,驚心歲月。 舊游夢斷,此恨憑誰堪說。 漸江天、香老蘋洲,征鴻不向愁時缺。 待聽殘、暮雨梧桐,一夜啼紅血。 【送妹瓊章于歸】 明 · 葉小紈

晝堂紅燭影搖光,簫鼓聲繁繞玳梁。 頻傳簾外催妝急,無語相看各斷腸。 鸞臺寶鏡生離色,鴛帶羅衣惜別長。 香靄屏帷凝彩扇,風輕簾幕拂新妝。 新妝不用鉛華飾,梅雪繇來羞并色。 傾國傾城自絕群,飛瓊碧玉驚相識。 相顧含情淚暗彈,可憐未識別離難。 遙遙此夜離香閣,去去行裝不忍看。 欲作長歌一送君,未曾搦管淚紛紛。 追思昔日同游處,惆悵于今各自分。 昔日同游同笑語,依依朝夕無愁苦。 春閣連幾學弄書,秋床共被聽風雨。 更憶此時君最小,風流早已仙姿裊。 雪句裁成出眾中,新詞欲和人還少。 往事悠悠空自思,從今難再不勝悲。 休題往日今難再,但愿無愆別后期。 別后離多相見稀,人生不及雁行飛。 杳杳離情隨去棹,綿綿別恨欲牽衣。 戀別牽衣不可留,張帆鼓吹溯中流。 可憐此去應歡笑,莫為思家空自愁。 【浣溪紗·為侍女隨春作】 明 · 葉小紈

髻薄金釵半亸輕。 佯羞微笑隱湘屏。 嫩紅染面太多情。 長怨曲闌看斗雞, 慣嗔南陌聽啼鶯。 月明簾下理瑤箏。


《菩薩蠻·惜春》 [明]葉小紈 柳絲迷碧凝煙瘦,瘦煙凝碧迷絲柳。 春暮正愁人,人愁正暮春。 雨晴飛舞絮,絮舞飛晴雨。 腸斷欲昏黃,黃昏欲斷腸。 [得勝令] 明 · 葉小紈

驀地人驚倒,頃刻也魂飄。 從今后,

雁去書難寄,灰寒香怎燒。 悲淘,斷送金蘭約。 呼號,摧折刎頸交。 [沽美酒] 明 · 葉小紈

險將我一交, 原來是蒼苔上紙錢飄, 書堂里人影寥。 你年青志高,緣何一命輕拋?

為路迢迢,難聚昏朝。 說到傷心處天荒地老。 呀,我幾回將兄弟叫。



金圣嘆扶乩葉小鸞

(本頁轉自新浪博客)


金圣嘆大師為葉紹袁、沈宜修愛女葉小鸞扶乩,把葉小鸞說成月宮女侍書。

問:曾犯殺否?答:曾犯。師問如何?答:曾呼小玉除花虱,也遣輕紈壞蝶衣。

問:曾犯盜否?答:曾犯。不知新綠誰家樹,怪底清簫何處聲。
問:曾犯淫否?答:曾犯。晚鏡偷窺眉曲曲,春裙親繡鳥雙雙。
問:曾犯妄言否?答:曾犯。自謂前生歡喜地,詭云今坐辯才天。
問:曾犯綺語否?答:曾犯。團香制就夫人字,鏤雪裝成幼婦詞。
問:曾犯惡口否?答:曾犯。生怕簾開譏燕子,為憐花謝罵東風。
問:曾犯兩舌否?答:曾犯。對月意添愁喜句,拈花評出短長謠。
問:曾犯貪否?答:曾犯。經營湘帙成千軸,辛苦鶯花滿一庭。
問:曾犯癡否?答:曾犯。勉棄珠環收漢玉,戲捐粉盒葬花魂。
問:曾犯嗔否?答:曾犯。怪他道蘊敲枯硯,薄彼崔徽撲玉釵。


此番問答,也許讓葉小鸞父母失女之痛減輕了不少。


《午夢堂集》


作者 葉紹袁


有明一代,婦女長于文學之佼佼者,首推吳江葉氏,一門聯珠,唱和自娛?!段鐗籼萌繁闶侨~紹袁于崇禎九年(一六三六)為其妻女等人精心編輯的一部詩文合集。其中包括葉紹袁夫人及其子女的詩詞集七種,其他選輯本兩種,除為葉氏本人之作,共保留了近百人的作品,對研究晚明社會和文學、人情習俗,是一份極為珍貴的資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