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創/夜闌


冬天如此荼蘼漫長,

一種噬心的寒涼,

總是不經意間浸入了骨髓和心房,

多少溫情繾綣悄無聲息地被埋藏,

留在掌心的芬芳,

是只有雪花才懂的殤;



生命,如四季輪回一場,

有綠肥紅瘦的春光蕩漾,

也有夕陽西下的惆悵;

喜憂不定,聚散無常,

花開花謝花未央,

夕陽西下的腳步終究無人可擋,

哪有什么真正的歲月無恙!



一路走過的跌跌撞撞,

那些深深念起,輕輕潛藏的過往,

在日記里一點點泛黃;

盡管許多的故事早已淡忘,

許多的人已天各一方,

然而在時光的沙灘上,

總有一些被擱淺的愁腸,

在某個角落里跌宕;



總是在細碎的光陰里回望,

細細翻閱曾經錯過的深情和薄涼;

山一程水一程妝點著人生平平仄仄的模樣,

錯過的又未嘗不是置身其中的迷惘;

年歲在逝水年華里慢慢增長,

開始學會褪去纖塵華光,

用文字折疊難以釋懷的過往;



喜歡弄墨為香的歡暢,

喜歡捻字煮雨的時光,

剪一縷舊時光留在文字深處存檔,

捋一段思念放在筆端細細揣摩思量,

讓心歡與憂傷一點一滴去逐浪,

勿需再兀自珍藏;



世間終有一人為我而來,謂我心傷,

阡陌紅塵終有一段情為我而生,不負我望;

義無返顧,穿越紅塵屏障,

只為奔赴我身旁,

為我沏一壺歲月的馨香,

為我摹一幅流年唯美的影像,

守護我一世靜好無恙;



我在文字的脈絡里靜靜守候醞釀,

就算孤獨成殤,

就算斗轉星移世事滄桑,

就算血液停止了流淌,

依舊甘愿等侯那一世相守的希望,

就像一粒種子埋進了土壤,

靜默在泥土里生息修養,

哪怕雪雨風霜,

依舊不改守侯秋收的理想;



冬天是歲月箋上一頁純凈的詩行,

等侯是詩里醉人的佳釀,

需要懂得的人去慢慢品嘗,

或苦或甜,又有何妨,

若一開始便知道結尾的方向,

人生路上該會錯過多少旖旎風光?

心需要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

來妥貼安放,

即便在等待的光陰里,依舊溫暖向陽;



采摘一片蹁躚雪花綴入未完的詩行,

雪花的芳香醉了文字的胸膛,

在微涼的素箋上,

開出了傾城的馥郁華章!

這一記舊時光溫潤了誰的眼眶?

借幾兩紅塵煙火裝點夢的翅膀,

不擾雪影暗香,

尋一枚紙醉蘭槳,

放入冬的行囊,

來年再敘別來無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