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


去烏海


天空灰暗,田野寂靜

玉米不知回到了誰家的屋檐下

在去烏海的路上

有一只倦飛的鳥,它停立在蘆花之上

有一列綠皮火車,它蜿蜒在時空之外


此時,薄光彌漫車廂

那些在光影里

濃妝淡彩的男女老少

有人在紛紛退場,有人在粉墨登場


唯有一中年男人

他躲在這人間燈火的暗處

自顧自地,用枝丫和石頭

修補著他內心的寺廟


多年以后…


大雪紛飛

我從烏海路過

恰好看見這個男人

他體內

一群被驚飛的鳥雀

——2017年12月14號下午茶時


給蘆花


我愛過你慌亂的青春

愛過你隱忍的成熟

愛過你在枯黃里面

如雪的白


也愛過——

你在清晨里的煙霧裊裊

和你在黃昏里的

滿面煙塵


而現在
我只愛你與泥土一起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的
每一個春秋
——2017年12月20號清晨


小毛

那個叫毛惠清的女人
一直安靜地躺在我手機里
這一年來
她的號碼從未響起過
她的微信從未閃爍過
她只是以一個符號
安靜地存在著

今天在按摩店
老板邊給我按摩頸椎邊和人說話
……那天還看他好好的
世事無常啊
我突然拿過手機
以最快地速度刪除小毛
然后關機……

深夜十二點
織毛衣、看書
窗外飛雪越來越大
黑夜被枯草埋得越來越深
我突然想起那個叫毛惠清的女人
正好死于一年前的今天
——2018年1月3號深夜


雪落下來


黃昏,打開窗戶,冷風和飛雪

便一齊,擠了進來

風穿過茉莉的枝頭
吹亂了書頁,吹落了花朵,吹走了一個女人
她生死不明的昨天

現在,那朵淡紫色的茉莉
它被窗外的落雪,越埋越深
越埋越白

和落雪一樣深的
還有那個女人
她內心越來越大的漩渦
——2018年1月9號午后


在細微中


后來,那個女人

她很少寫詩了

更多時候,她只是專注于
冬日清晨的一縷陽光
專注于陽臺一隅
那一朵小小的茉莉花

白得那么晃眼。白得那么純粹

花開時節,她去買菜做飯
花落時節,她就沿著那條長長的河堤路
來來回回地走

走過一塊被積雪覆蓋的
草地時,她看見一群麻雀
繞著一根電線撲棱棱飛來,又撲棱棱飛走

她看見不知誰家孩童
在陽光下,正在踉踉蹌蹌地
撲向媽媽的懷抱

她聽見陽面土坡上的種子
在泥土里面
霹剝作響

那個時候,人世寂靜
萬物消融
很多灰塵在簌簌下落

很多事物,被一一安頓
——2018年1月12號午后匆忙于陽光中


救贖


在電影院

我右邊的那個女孩
她吃瓜子、喝可樂、說話
還咯咯大笑

中途幾次,我想轉過身去
看看她的模樣。然后
再告訴她
一個人心中的雪
還有遠意

但我什么都沒有做

走出電影院
在東大街
恰好遇見,一場大雪
對一個中年女人, 她內心的
完美救贖
——2018年1月21號清晨于匆匆


再遇大雪


雪花經過蘆花時
落得很緩慢,很認真

沒有比雪花
更能讓蘆花,將這場孤獨
深陷于一場白的敘事之中

沒有比蘆花
更能讓一個人,將她內心的厚繭
袒露于這場大雪之外

我說的是這個冬天

在這個冬天
我已經不再寫一些句子

不再給你說起
風吹過六月的黃昏時
那只停在風中
被暮色打濕的蝴蝶

不再給你說起
那個女人
她走在路上時
突然的淚流滿面

雪花落下來時
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北山上的葉子落滿山坡

那些在春天里新長出的葉子
和黃昏里升起的鳥鳴
還有那么多,欲言又止的夜晚

它們和一棵草尖一起
都被這場雪
重新認領為親人

多年以后,當我以一個陌生者的身份
再次出現在安寧西路時
老五,請你務必在大雪紛飛之時

從人群的深處
找出那個身穿綠衣
如雪一般的女子
——2018年1月27號清晨匆忙于大雪之中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